避烦恼 共年少

Will U

快乐的来发篇旧文
无关真人


——————————

我以为我们会遇到的。

 

这是方博在日记上写下的第一句话。许昕的游记就在手边,正摊开在第一页,上面是许昕穿着风衣的街拍照片,只配了一行短短的字。

 

旅行和人生,都不会回头。

 

 

方博算了算跟许昕也分手了有五个年头,中间断断续续的有些联系,收到过年祝福短信还会心里微微一颤,毕竟也认识了这么久相爱了这么久,真正的形同陌路倒变得不可能。

 

这五年来他安安分分去做一个上班族,日常朝九晚五的生活,周五的晚上是小的狂欢夜,周末能窝在家里便一直大门不出。许昕确实混的风生水起,专辑演唱会一样不落,甚至有几个电影客串,再去尝试一下制作人。

 

看吧,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的事情。大家都在忙碌的生活着,无暇顾及那些伤感情绪泛滥的时刻。

 

方博觉得自己足够坚强,许昕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他也会忍住不换台,切到许昕的歌时也会跟着哼两声,他自嘲到没有作为一个前男友的自觉。

 

他还记得几年前许昕刚有些名气的时候,缠着他要送他上班,用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要宣示主权。方博看着议论纷纷的同事,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我之前也是唱歌的”,不知道又被哪个有意的人听去,一时间整个公司的笑声都像是传进了他的耳朵。

 

但在一起的时候,终归是幸福的。方博不愿意像许昕那样把天下闯了个遍,便安分的上班回家等着许昕回来。等待和分歧耗尽了这段感情,再怎么幸福也敌不过生活。

 

方博一直觉得,他和许昕分开,不是因为不爱,而是许昕的世界离他越发远了,他爱不到了。

 

登机的广播催促着人们,方博把日记和许昕的书收进书包,迈出了旅程的第一步。

 

第一站是成都,他足够熟悉的地方。方博翻了两下那本游记,注意力不够集中,内容怎么也印不进脑子里,只能带着许昕的照片闭目养神。

 

“活在自己的世界没有不好的,许昕。”这是他最后一次用男朋友的身份喊着许昕的名字,“总比你老是想往外跑,看看其他的世界。就算……就算多嫌弃你现在拥有的,也得老实接受。”

 

他记得明明自己眼眶已经酸涩,下一秒有泪要掉下来,还是逞强的说了这么一段话,然后换来一个分手的结果。

 

方博以为曾经的自己是对的,但现实还是给了他一耳光,他也学着许昕的样子扔掉了自己的世界,带着不舍和剥离血肉般的疼痛,去看看其他的或者特指名叫许昕走过的世界。

 

方博来成都的次数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印象深刻的不过那么两次。

 

第一次他带着许昕来成都见邱贻可和肖战,两个他视为亲人的角色。许昕牵着他的手,他红着一张脸结结巴巴的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

 

之后邱贻可带着他们去了一家地道正宗的火锅店,许昕一个南方人辣的眼睛和嘴巴全红红的,还不忘了帮他挡住邱贻可一杯杯的劝酒。

 

最后他俩都吃的面红耳赤,许昕喝多了一个劲拽着邱贻可喊叔叔,整桌人笑成一团。方博被禁止喝酒,自然是清醒的,但他也学着大家样子一同嘻嘻哈哈。

 

不像现在,他一个人坐在火锅店里,对面连个玩偶都没有。涮着羊肉和毛肚,鲜红的辣油让他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桌上的啤酒他一口也没动,但偏偏像是醉的不省人事。

 

 

成都是个热情火辣又温柔文艺的城市。”许昕在游记里这么写着。

 

方博看见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没办法不自恋的往自己身上扯。

许昕当年非要拉着他去成都的小酒馆坐坐,体验一把民谣歌手的孤独和惆怅。

 

刚落座许昕就给方博叫了一杯气泡水,自己却捧着一杯百利甜。歌手在不远处拨弄着吉他唱歌,许昕时不时低头问一句方博,他和自己谁唱的比较好听。

 

方博故意撇开头说就你那水平还跟人家比,紧接着被许昕圈在怀里用力的接吻。甜腻的酒味一时间席卷着方博的神经,这是他唯一在这里喝到的酒。

 

 

“跟你一样甜。”许昕趴在他耳边轻轻说。

 

现在他又点了一杯百利甜,自己倒是苦着一张脸。方博翻出日记,在第二页记下时间和地点,然后一笔一划的写下:“许昕,你个骗子。

 

 

第二次来成都是许昕的签售会。

广场上拉着大大小小许昕街拍照片的海报。方博带着帽子,还是掏出手机来拍了一张。

 

他抱着那本刚拆封的书,随意翻了两下,还有淡淡的油墨味道。

站在队伍里,方博想他是应该像个老朋友一样,调侃一句:“你不好好唱歌出什么书,就你那个文化水平”;又或者要作为前男友狗血的寒暄上一句:“你过得好吗”。可他还是像个畏手畏脚的暗恋者,距离许昕只有几个人的地方,落荒而逃。

 

还真是挺没用的,时隔多年他想起许昕的样子,还是会心动再到心酸。正如他现在兜兜转转一圈,还是回到了那条街上的小酒馆,找了个台阶,坏心眼的用许昕的书垫在上面,啃着一支绿豆棒冰。

 

曾经许昕坐在他旁边,明明是一个口味的棒冰非要尝一口他的。然后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喊着他的名字。

 

“方博,你看,月亮。”

 

 

 

第二站是伦敦。长时间的飞行时间对方博不太友好。曾经许昕有很多次告诉他自己对欧洲的向往,现在挺后悔的,只好靠着这种跟着许昕步伐的方式来装作和他一同旅行。

 

我沿着这条还算宽敞的道路漫无目的地走着,大约半个小时后,看见一条弯曲幽静的小道……我随处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感慨着自己一路走来,变化实在太大。

 

配图是许昕坐在街道上笑得张扬的样子。青灰色的马路和灰白色的建筑,这种冷色调的搭配中,在方博眼里,最鲜艳的便是许昕了。

 

他在书里写着这么多年自己的变化。从一个稚嫩的刚出道的新手慢慢往成熟的歌手前进,这条路方博是跟他一起走的,可有些事他终究不知道。

 

书里是许昕的故事,不是方博和许昕的故事。

 

也不知道是上天眷顾还是心有灵犀的缘故,方博端着那本书轻而易举得到找到了那条街道。他试图想拍一张和许昕一样的照片,试了好多次还是没办法和照片里同步。

 

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方博只好勉强的拍了张照片。

 

里面没有他。

 

 

走在泰晤士河繁华的暗影里,像是光影绚丽背后的黑幕。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

 

方博刻意放慢了脚步,泰晤士河上的风吹过他的脸颊。许昕曾经翻唱过一首歌,在他们分手之后,却还是分享给了他。

 

他问我幸福与否,是否永别了忧愁

 

在那之前方博觉得自己过得够好,工作不算太忙,有几个可以狂欢可以喝酒的朋友,有人安慰有人挺,可以让人骄傲的生活。

但许昕偏又固执耍赖的进入他的生活,用独特的嗓音质问他。

 

方博什么也没回。这种送分题,他不需要把答案告诉许昕。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最幸福,而刚好你又是我忧愁的源头。

 

 

沿着海岸线望去,海平面被一片雪白的断崖硬生生截断,崖壁垂直地深入海里。

 

方博站在大白崖上,英吉利海峡的风凛冽又冰冷。许昕曾经站在这里很久吧,他隐约猜测着,这个人表面上乐观积极,一个人的时候指不定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在白天,远处木质灯塔的光并不如夜晚清晰。方博试着往彼岸看去,海面的雾气缭绕在他的眼前,所及之处是白茫茫的一片。

 

分手之后,许昕的消息还是时不时穿到他耳朵里。他混的风生水起,每次偶然看见许昕光鲜的样子,方博总忍不住为他高兴,却也会放在心里偷偷想,这样的许昕,还需要自己吗。

 

挂在他肩膀上的许昕,像个孩子索吻的许昕,板着一张脸批评他的许昕,又或是在夜晚黏在他身边念着他名字的许昕。他的心里,装满了许昕。

 

多佛白崖,谁陪你到世界尽头。”方博想起许昕给这篇游记写下的题目。

 

你瞧,又是道送分题。

 

 

在伦敦的最后一天,方博还是学着许昕的样子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转悠。有遇见热情的东方面孔,会给他一个微笑或对着他点点头。

 

在英国,每走五十步就会看到一个中国人,如果你没有看到的话,请回头,他就在你身后。”许昕在书里称这是个相传的笑话,方博倒愿意任性的对此深信不疑。

 

他想遇到的,想转头看见的,都只有一个人罢了。他想了想,他还是把街道的照片po上了朋友圈。

 

那天,是他第一次在日记里写下了想念。

 

 

又是8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方博觉得自己最近不是在陌生的路上就是待在飞机上,他出奇的没有睡着,U型枕斜斜的挂在脖子上毫无作用。耳机里一首首许昕的歌列表循环,歌词他能背个差不多,却从未在KTV点过一首。

 

不得不说,许昕唱情歌真是好听。有乐评人说过这是用情至深的表现,方博不敢赞同。他和许昕在一起的时年龄不够,他俩都是怀揣着份幼稚在装成熟,不懂得什么爱得深爱得浅,只知道和对方一起是快乐的,连争吵都是为了感情升温存在的。

 

最后还是输给了对方。

 

 

尼亚加拉瀑布比许昕书上的照片还要壮观些。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总让人觉得自己有多么渺小,所以生活的每一天看到的每一处景色都是幸运而且幸福的。

 

在雾中少女号游船上,方博忘记穿上雨衣。游船刚刚靠近而已,水珠便如暴风雨般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在瀑布激起的水汽间,他竟又想起许昕。

 

许昕对他从来是温柔的。不管工作多忙,通告多紧都要抽出空来陪着他一同过个周末。连分手时候听完他歇斯底里的偏激言论都没有把门摔得很响。他是需要许昕的,但他从未说出口。

 

在瀑布的水汽中,他分不清对错。他沿着许昕旅途在行走,却越发的迷茫,如果许昕向他伸出手,他还敢不敢立马奔向他。

 

 

回到彩虹桥上,脚下便是瀑布下游的尼亚加拉河。方博在桥上驻足了一会,手机突然跳进来一条消息。出去旅行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很少跟朋友聊天,时不时就简单的报一下平安,连行程都很少透露。

 

消息列表最底下的人突然变成了第一个,方博还有点不习惯。

 

“你在哪里”

 

短短四个字而已,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大概是刚才水汽冲进眼睛还没有擦干净,方博觉得眼前模模糊糊的,只能看见许昕的名字了。

 

回到旅店,方博才小心翼翼的给许昕回复。

 

“你猜”

 

那边正在输入了许久,方博也没等来一个回复。加拿大的低温在晚上体现出来,方博坐在房间角落靠着墙角,双手紧紧抱住蜷缩起来的双腿,第一次在旅途中掉了眼泪。

 

他这一路都是在寻找许昕,都在期待和许昕相遇,却在许昕找上他的之后变得胆怯又懦弱了起来。明明知道自己跟在许昕的后面,对方还一上来就告诉自己说不会回头。

 

这份感情真的太傻了。他能够坚定的相信这五年来他还是爱着许昕,却没有足够的自信去觉得许昕还是像之前一样爱着自己。

 

“你说过你不会回头的”

“对吗”

 

许昕没有回复他。就像他等不到自己的心一样,就要踏上下一个站了。

 

 

 

富士山像往常一样美。

 

山顶明明被白雪覆盖,却没让人感受到一丝的寒冷。这是许昕游记上的最后一站了,他似乎是在日本没待多少时间,配图下就只剩一句歌词。

 

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

 

方博看着自己空白的日记,也把这句话抄了上去,歪歪扭扭的字迹显得十分滑稽。他又翻到第一页,上面坚定的笔迹与现在相比让他无比心酸。

 

大千世界,怎么会那么容易遇到。

更何况他们曾经执意路过了对方的世界。

 

方博想,他的旅程到这里大概是要结束了。没有找到许昕,似乎连自己也都给丢了。一个人旅行会是这样吗,带着满腔的热情和目的不顾疲惫的往前走着,景色看了不少,也渐渐的迷失了自己。

 

他爱许昕这回事,像海边的沙一样洒了一路,怎么也捡不起来了。

 

 

方博转身决定回国,回到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却不料被人撞了一下,怀里的书和日记全掉在了地上。

 

有人捡起了那本书,拉着他起来对他傻笑。黑框眼镜背后还是温柔的眼神。

 

“我也是许昕的粉丝哎。”

 

方博觉得在成都火锅没辣够的在瀑布下没流出来的眼泪一股脑全冲向了自己的眼眶,他转过身去趴在栏杆上不看对方。

 

“这不是看樱花的时间。”对方装模作样的翻了翻书,指着粉红色的樱花照片。

“你……你不是也来了吗?”方博给自己顺了顺气才转过来看着对方,“许昕。”

 

许昕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穿着家居服,一点没有当红偶像的自觉性。方博看他这个样子,还是笑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不会回头吗?”

 

许昕也学着方博的样子靠在栏杆上,微笑着说道:“男人的承诺有什么可信的,我从出发的第一步就在回头看了。”

 

方博没有答话,许昕便继续说下去。

 

“不是,不是旅行的第一步。是在五年前,我就忍不住回头了。”许昕又往方博那边靠了一步,两个人的肩头并在一起,“方博,这么多年,我出了新歌想第一个给你听,接了电影想给你看看剧本。在成都还是和你一起吃的冰棒比较甜,伦敦的街头想一回头就看着你。”

 

“这一路,我不论在哪里,想的都是你啊。”许昕顿了顿,“我还是想和你一起,不如我们再走一遍。”

 

 

方博觉得自己心里有个小人在欢快的跳着舞,他终于又遇到许昕了,却有另一个小人关掉了欢快的BGM,告诉他这就是个梦。

 

他指了指富士山,说:“回家吧许昕,你看,这富士山你不能占为己有。”

 

“可是我不要富士山,我只想要我的小月亮。”

 

方博终于还是没能控制情绪,眼泪跟着笑声一起出现在他脸上。

 

“月亮也不是你一个的。”

“可你是,方博,你是我的一个人的。”

 

“许昕……我们……”说到底他还是不敢相信,从出发的第一天他大抵就是在做一个破镜重圆的梦,如今有人来告诉他他的梦变成了现实,就算心跳声震动着他的耳膜,他也忍不住后退。

 

“你绕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遇见我。”

“可是……”

“我没法私有富士山,可是我可以私有你。”

 

方博想,他终于明白了。他和许昕理所应当的相爱,因为自由的许昕足够互补他安分却又狂热的内心,也理所应当的争吵,因为想要的生活不同,思想的差异一直存在。但他在旅途中明白了,自己要的世界,只是个拥有许昕的世界罢了。

 

“你怎么老打断我啊。”方博伸手拍了拍许昕的胸口,却被许昕一把抓住。

“除了你点头或者答应我,我都会打断你的。”

 

“你这么不要脸跟谁学的。”没等许昕回答,方博便靠近他吻了上去。富士山仍在他们背后,不可一世的美丽着。

 

我们会遇到的,我以为你不会回头只好跟着你向前走。

许昕在那本书的最后一页,写了一句“find and wait”。

 

他们回到了彼此的世界,也终于找到了终点。

————————————

End

是谁还在拥挤的人海 找着画面有你的未来

评论 ( 12 )
热度 ( 205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