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对面

(无关真人)

他说,他没那么喜欢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多少难过了一点,毕竟我们认识十余年,我一直视他为重要的人。

我可以抱抱你吗。

这是我和他开始。那时候他委屈着一张脸坐在角落,脸上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眼睛倒是亮晶晶的。

他摇摇头,问为什么。

小孩也是会要面子的,我这么想。把快要脱口而出的因为你看上去很难过改成了因为你很可爱。

然后他又摇摇头,说自己是男孩子,不能用可爱来形容的。

这句话我听了几百遍,可他那些个师兄哥哥,一个两个见了他都要好好揉搓圆圆的脸和后颈肉,嘴上再感叹着怎么长大他都是可爱的。

我心里是希望他反抗的,可时间久了,他干脆不挣扎,就乖乖的坐在那里,脸上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我多少有点嫉妒。
可我又没什么资格嫉妒,他的哥哥一个个都护他护得紧,而我就只能拿那些拙劣的小玩笑去逗一逗他,期望他能露出点不一样的表情。

他曾经控诉过我,说明明之前最温柔的也是我,现在最过分的也是我。

我戳戳他的脑袋,心想之前我不过是正义感作祟想保你,而现在我倒是坏心眼的想把你据为己有了。

他早就控诉过我不要把他当小孩,他不过小我两岁而已,我却管东管西,好像他还是那个窝在角落里自己难过的妹妹头。

所以他说他没那么喜欢我,我在难过的空隙里拉回了理智。我是可以理解,也没有不甘,但心里就是不舒服。在他身边最多时间的不是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也不是我,我没那个资格去抱怨。

可我还是抱怨。抱怨自己的缺席,又抱怨自己太喜欢他。

我承认在赛场上我不得不站在他的对面,可生活里我不愿意他还是把我放在对面。

我可太喜欢他了。一些我讨厌的累赘的情感一碰到他再也没了躲藏之地,好像一见到他,我的所有试图掩饰都变成了徒劳。

我只会胆怯,却从不后退。

然后我开了口,绕过我的所有庸人自扰,问他我究竟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

他愣了愣,可爱的样子一如往常。

我再一次无法抗拒的认输了。
他还是他,我依旧是喜欢他的我。

评论
热度 ( 25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