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xb】戒烟

好久没搞过 一个狗血的故事 lo对我好点!

无关真人 巨型ooc现场 这歌太苦了


戒烟


“三年零一个礼拜,才学会怎么忍耐。”


*

认识许昕那年方博才十六岁。


中考完他提前放了暑假,被家里人赶到哥哥的学校熟悉情况。


他坐在操场边上等还没踢尽兴的哥哥,老远看见许昕跟他哥击掌撞胸,笑得比下午两点的太阳还灿烂。


“哥,那个人跟你很熟吗?”方博给张继科递过一瓶水,眼神往许昕那边瞟。


作为朋友的弟弟,方博顺利的跟许昕认识,并且成功被快乐气息感染,没多长时间就勾肩搭背在了一起。


后来张继科看着方博那一段的颓废样子,多少有些后悔他俩那天下午的相识。


方博摇了摇头,说哥这不怪你。

被热烈的事物吸引,是人之常情。


高一这一年,许昕老是往他们教室跑。


早读过后正昏昏欲睡的时候,方博就被一巴掌拍醒,他回过神来,许昕正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


不爽的起床气一瞬间就消失了。

方博努力提起精神,问许昕这么早来干嘛。


“听你哥说你没吃早饭,早上多买了一份,便宜你了吧。”许昕把还热着的豆浆油条放在他桌上。


方博没来得及说谢谢,对方就朝他挥挥手跑回来教室。


许昕总是在星期五早上不小心多买一份早餐给他送来,方博也不说破,乖乖收下再回他一瓶甜牛奶。


所以他总是很喜欢星期五,很喜欢豆浆油条。

接着很喜欢许昕。


许昕在学校里很受欢迎,方博自己也不错。


无非女生都幻想着成为许昕的女朋友,却只是想摸摸他的后脑勺。


青春期莫名胜负欲和敌意让方博有段时间刻意疏离许昕,拒绝了原本的形影不离。


可没几天他就受不了了。

他离不开许昕的书包里装着的小零食,离不开许昕有意无意逗他的笑话段子。


更离不开许昕。


高二的时候方博跟着同学偷偷尝了烟草的味道。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就被呛的咳出眼泪。


放学的时候许昕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烟味,也没责怪他,反问一句抽烟是个什么感觉。


方博压根没尝到一丝味道,垂着眼睛说挺难受的。


从眼睛到喉咙都很痛,烧灼刺激的痛感。


“以后不许吸烟了。”许昕难得这么正经。


“为什么啊?”方博追问道。


许昕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因为太难戒掉了。”


*

在张继科毕业之后的一年里,许昕雷打不动的走在放学路上方博的左边。


其实方博心里知道他们并不顺路,为了保护这段独处的小空间,两个人都要绕上一段不该走的路。


那时候班里盛行青春疼痛文学,方博也跟着拜读了几篇。他多少心动了些,偷偷给这段多余的路程下了个定义。


是他靠近许昕的心的距离。


直到高二的下半学期,方博才意识到他即将与许昕分开的这个事实。


张继科在本市上大学,也要挨到周末才回家一趟,事情堆到周末没法回来的情况也有。


那如果许昕去很远的地方呢?


方博不敢想下去了,这种朝夕相处的模式早就惯坏了他。许昕本来就不可能永远待在他禁锢的小世界里,他只能往前走。


小苦瓜不怎么笑了。


方博翻到藏在早餐袋子里的小纸条,然后成功被这个奇奇怪怪的称呼逗笑。


“为什么叫我小苦瓜啊。”在放学路上,方博问道。


“那些女生都这么叫你。说你蛮可爱的但面无表情的时候苦苦的。”许昕回答。


“哦,那你怎么叫我啊。”方博突然抬头问道。


许昕明显被他的问题搞得一头雾水,却还是认认真真回答:“方博啊,我叫你方博。”


真的蛮好听的。

分开那几年,微信收藏里总躺着那条许昕喊他名字的语音,他却一次都没点开听过。


“你想去哪上大学?”方博又问。


许昕安慰般的蹭蹭方博的后脑勺,他总是看亲昵的人这么对方博,自己却还是第一次。


“不知道,看成绩吧。”许昕摇摇头。


方博没说话,手指在腿上不停打圈圈。


“可能跟老张一起吧。毕竟他还欠我一顿饭。”许昕又开口。


“那他请的时候可以带上我吗?”


小苦瓜终于又笑了。

许昕这次写在了日记里。


*

许昕上大学的第一年,方博高三,也开启了好好学习模式。


其实他成绩从来都不差,可每次在志愿书上划过许昕的大学,都有些心虚。


方博在周末去了许昕的大学,他拎着一兜零食出现在许昕宿舍楼下时,被许昕一把揽进了怀里。


不是兄弟的勾肩搭背,也不是和他哥的那种胸膛相撞,而是被环进了怀抱里。


方博的头靠在许昕的肩膀,闻得到一直没变的洗衣液香味,鼻子有些酸。


他又想起高一没抽完的那只烟,酸涩胀痛的感觉如出一辙。他暗骂了一句没出息,自己的情感太难控制。


“走吧,带你逛逛学校。”许昕的话让方博回过神。


方博点点头,但许昕还站在原地不动。


“我有点想牵着你的手走。”许昕开口。


方博一脸疑惑的看着许昕,心跳却没来由的加速。


“想牵着你的手逛学校,也想跟你说很想你。”许昕又说,“但是中间好像少了一个步骤。”


他知道少了什么。

跟许昕认识两年多,什么玩笑的话交心的话都说过了,唯独那一句好好的藏在心里。


“方博,我喜欢你。可以做你男朋友吗?”他说。


这是什么奇妙的感觉。

像是做梦梦见刚烤好的香气四溢的面包,刚想咬下第一口就醒了过来,然后惊喜的在桌子上发现这是今天的早餐。


他会开开心心吃掉一整个面包。

所以也会毫不犹豫的对许昕点头。


许昕牵着他的手,告诉他本想等到高考过后再告诉他,却不知道怎么了抑制不住这份感情。


他捏捏许昕的手,又想起青春疼痛文学里的句子。


没关系,这都是最好的安排。他说。


然后他看见许昕点点头,慢慢靠过来贴近他的耳朵。


好,那我等你。



*

再到九月份的时候,方博又回归了和许昕形影不离勾肩搭背的日子。


不同的是许昕会在小角落或者没人注意的时候吻他,有的时候是额头,有的时候是嘴巴。


许昕最爱吻他的眼睛。


一改往日对他边怼边宠的调侃语气,温柔的快要让人融化。许昕会说,闭上眼睛,方博。


他能感受到眼睑上柔软温暖的触感,但是忍不住颤抖。许昕会握住他的手腕,继续喊他的名字。


从第一次许昕在早读之后拍醒他给他带早餐之后,方博就知道他溺在许昕的温柔里出不来了。


第一次和许昕出去住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


方博看着拎着外卖推门进来的许昕,突然笑了。


“怎么了,被你昕哥帅乐了?”许昕也跟着笑了。


“少自恋了。”方博冲上去跟许昕抢那根肉串,“我觉得我们有点像过日子。”


“不知道以后过日子会怎么样。”方博又说。


“你想什么呢,也就这样了。除了你昕哥你还想跟谁过日子。”许昕拉住他的手腕,啃了口他手里串。


“也是。”方博笑眯眯的附和。


“等到结婚的时候再做。”关灯之前许昕说道。


“昕哥这么保守吗?”方博调侃道。


“反正还要一起过那么久,我要显得这么猴急吗。”许昕又亲了亲他的眼角。


真的到结婚年龄的时候,方博才明白刚成年的自己有多天真,又有多明智。



*

许昕离开那年方博大二。


方博总觉得残忍又可惜,他不过跟许昕过了一年恩恩爱爱的小日子,还是偷偷摸摸的。


分离不过是对感情的考验,他安慰自己。


更何况许昕表现得更是依依不舍,留学通知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后他才苦着一张脸跟方博坦白。


小太阳也不笑了。

方博脱口而出,许昕也跟着哈哈大笑。


笑完之后他俩沉默了好一会,谁也不肯先开口去正视要分开的事实。


“我可以亲你吗?”最后方博开口。


下一秒双唇感受到那个熟悉的触感,方博没闭眼睛,看见了许昕脸颊上的泪痕。


他原本以为不过是分开,两个人的心还在一起,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事实上地域和时差早就击垮了他。他和许昕的生活被生生的剥离开,甚至往毫不相干的方向发展。


真正让他认输的,还是许昕熬夜的疲惫神情。


在一起简简单单的,分手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过程。


方博认真跟许昕聊过两个人的现状,分手不过是维持正常生活的更好选择。


“你还喜欢我吗?”最后许昕问道。


“喜欢。”方博老老实实回答,“可总有些事情不允许了,我也不愿意反抗。”


“你真的长大了。”挂电话前,许昕说道。


*

分开一周之后,方博才出现了严重的戒断症状。


他不止一次梦见许昕,对方在梦里温柔的喊他,吻他,甚至做了他们没做的事。


方博删掉了许昕所有的联系方式,却发现症状变得更严重些。


之前相处的细节都变得清晰,许昕跟他说过的话,许昕的笑容,哪一个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去商店里买一堆不同品牌的烟,抽了一口还是拼命咳嗽,眼泪流的止不住。


真傻啊。

他自己明明没学会吸烟,却被戒烟的痛苦折磨。


方博又想起许昕的话,烟这东西,太难戒掉了。


他心里有点埋怨许昕,怎么没告诉他戒掉那段日子更难呢。


如果早知道的话……


方博把那根燃了一半的烟熄灭。


他可能还会义无反顾的这么选择。



*

许昕回来的消息是张继科告诉方博的。


他一直硬气的哥哥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声音很小的说了一句,许昕回来了。


方博突然不受控制的咳嗽起来,好像那股烟草气味顺着气管钻进肺里再跑进血液最后进入心脏。


他明明有足够的力气去抵挡关于许昕的一切,却在这个时候努力全都作废。


方博不仅没长大,还回到了当初最喜欢许昕的时候。


再见到许昕的时候方博多少有点恍惚。


那人头发短了些,脸上的笑容没怎么变,让方博以为还是在早读后的教室,他拍拍自己的肩膀,给自己送早餐的样子。


“你脸圆了。”许昕对他说。


方博没精力去回他一句,冲上去对着许昕的肩膀轻轻打了一拳,然后低着头不愿意看他。


他以为三年多是让他戒掉了这个瘾,现在才发现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忍耐。


“我现在想说我很想你。”许昕握住他的手腕,“所以我可以先问你愿不愿意跟我和好吗。”


方博想,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去碰烟草这个东西,拥有的时候有多快乐,失去的时候就有多难过。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告诉许昕自己也很想他。



*

晚上许昕抱着方博挤在他的小床上,空调温度刚刚好,让他觉得分开这几年不过是自己一个噩梦。


有若隐若无的烟草味道钻进方博的鼻腔,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的?”他问许昕。


许昕揉揉他的后脑勺,说刚和你分开那会。


“那为什么不戒掉,你说吸烟不好。”


许昕低头吻了吻他的眼角,接着回答道:“因为很难戒掉。”


“像你一样。”


end


谢谢大家还愿意看我的xb

写的时候真的好难过 说不出来的难过

日常求个评论 么么

评论 ( 28 )
热度 ( 197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