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农靖/奶尤农汤】哈喽医森,你有事吗 04

前文戳头像 往没意思发展了(叹气)
无关真人 ooc预警

陈立农好几天没光顾医务室了。

通常就算他有课也会赶着下课铃响完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跑来。

尤长靖会递给他纸巾,问他在着急什么。

“我怕你孤单欸。”陈立农一本正经的回答。

尤长靖朝他摆了摆手:“才不会嘞,没人烦我我会更开心的。”

当初他说的理直气壮,现在倒好,无聊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跟陈立农上次见面还停留在那句“心跳加速”,尤长靖努力抑制不够听话的反应,转过身去说那你心动过速哦记得去医院看看。

“你不懂吗,长靖?”陈立农问道。

没有卖萌的喊医森,也没有装乖喊老师。

“你在说什么啦,我是学医的怎么会不懂。你回去注意休息就好啦。”尤长靖不敢回头看他。

陈立农推开医务室的门是低着头的,尤长靖从来没见过他那个样子。

“要好好上课哦。”尤长靖试探性的开口。

陈立农站定在原地,缓缓举起手来比了个“ok”,看起来却一点都不“ok”。

成年人隐隐知道小朋友为什么变得垂头丧气,但成年人就是成年人,只能假装不知道。

尤长靖烦躁的翻了翻书,他不知道自己和陈立农的症状,究竟有没有药可医。

他有偷偷溜去小朋友的教室,从后门看到陈立农侧趴在桌子上玩手机,听到同学的笑话有附和的笑笑,然后嘴角立马放下。

真是小气鬼。尤长靖心里偷偷吐槽了一下。

“尤老师你在这儿干嘛呢?”有认识他的同学拍拍他的肩膀。

尤长靖朝他大力摆摆手,余光注意到陈立农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只好灰溜溜的跑掉。

陈立农再来医务室是一周以后的事了。

不是像以前笑嘻嘻的背着书包带着零食来,陈立农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刘海乱糟糟的,眼角和嘴角还带着点淤青和伤痕。

“你这是怎么了?”尤长靖检查了他的伤。

陈立农没回答,低下头。

尤长靖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棉签戳了戳他嘴角那块青痕,疼得小朋友皱起眉头。

“打架了。”过了一会,陈立农老老实实交代。

“为什么打架啊陈立农小朋友。”尤长靖挨着他坐下来,摸摸陈立农的后脑勺。

“听见有些人嘴巴里不干净,一个没忍住就……”陈立农小声说道。

尤长靖叹了口气,拿起碘伏给陈立农处理伤口。

“我很温柔的。”陈立农又开口,“可是他们说的是你。”

说你长得可爱,像泡你,甚至更不好听的话。

“所以就去打架哦,不学好。”尤长靖给陈立农贴了块纱布,顺手敲敲他的头。

“我不知道啦。”陈立农又低下头。

尤长靖心里有种不太正常的高兴,但大多数被陈立农受伤的难过给掩盖。

小朋友因为他受伤,他该愧疚。

“被我吓到了吗?”陈立农小心翼翼的开口。

尤长靖被他问得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小朋友打架我见多啦。”

“不过第一次见你这个表情欸,我以为你只会笑的。”尤长靖又补充道。

陈立农试着扯了扯嘴角,说:“不是啦,不是这件事。”

“我们上一次见面我说的话,你吓到了吗?”陈立农对上尤长靖的视线。

尤长靖这次没有选择闪躲,没肯定也没否定,而是走上前去,抱住小朋友的头。

他想让陈立农也听听自己的心跳。

tbc

今天换人打直球

评论 ( 5 )
热度 ( 55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