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农靖/奶尤农汤】我有多么喜欢你

同学校学长学弟设定 大概是小甜饼

ooc xxj文笔 无关真人 


——————

我有多么喜欢你

*
七月。

不论是透过树叶的阳光还是不够整齐的蝉鸣都让人烦躁值直线上升。

尤长靖坐在楼梯上,对着放在腿上的知识点犯愁,叹了口气认命继续背了下去。天气这么热,考试剥夺了他待在空调屋里的权利,只能在外面垂头丧气的流汗背书。

五条背了三条,尤长靖托着下巴,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突然有一阵歌声传来,他顺着声音往下看去,一个男孩子正面对着墙壁,手指跟着旋律上下摆动。

还不错嘛。
尤长靖也跟着点点头,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男孩子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也看着尤长靖,带着愧疚的表情。

“打扰到你了吗?不好意思。”男孩子双手合十向他道歉。

尤长靖朝他摆摆手,又竖起大拇指:“唱得不错哦!”

男孩子听完他的夸奖,眼睛笑到眯成了一条线,连忙又朝着他鞠躬说了句再见。

穿粉色t恤的男孩不过是炎热夏季的一个小插曲,连个不期而遇都算不上。尤长靖又把注意力转回到自己的书上,却总想起那个直白的笑。

温柔的男孩子总比背不完的知识点好多了。


*
从考场出来的尤长靖伸了伸懒腰,晚上是艺术节的节目选拔,终于轮到他喜欢的事情了。

去年十佳歌手的优胜者作为评委坐在台下,尤长靖挺直了背,手里的笔转来转去,听到跑调破音就皱一皱眉,一副高冷学长的样子。

直到又见到那个男孩。
t恤换成了稍微正式一点的衬衣,还是可爱风的粉色。男孩看起来非常紧张,双手握紧话筒,刘海下隐约看得到即将流下来的汗。

“学长学姐好,我叫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周围传来笑声,尤长靖跟着念了一遍“农农”,点点头示意他开始。

是那天对着墙壁练习的歌。

男孩开始唱的时候并没有自我介绍的时候那么紧张,音乐好像是他的开关,放轻松后的男孩又恢复了尤长靖第一次见到他时露出的那个笑容。

尤长靖不过见过这个男孩两面,却第一次有了想跟他认识的冲动,带着一点点小的私心,他在“陈立农”这三个字后面打了一个小小的对号。


*
第三次跟陈立农见面不再是偶然,陈立农的通过短信是尤长靖发的,男孩没有官方的回一句“收到”,而且几个可爱的颜文字加上一句“谢谢学长啦”。

这声“学长”让尤长靖很是受用,因为长相和说话的可爱调调,他没少被同级或者小孩子喊过学弟,突然被可爱男孩子喊学长,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晚上陈立农穿着一身黑来,黑色卫衣黑色破洞裤还带着黑色口罩,让尤长靖觉得那天的可爱粉色男孩是个错觉。陈立农老远看见若有所思的他,一个加速冲过来拽下口罩朝他打招呼。

 

“学长好,我来了!”摘掉了口罩的男孩还是那个眼睛弯弯的标志性笑容。

 

尤长靖也跟着笑起来,自我介绍完说叫学长太生分了,大家都喊他小尤。

 

陈立农点点头,接着开口:“我可以叫你名字吗?”

 

“嗯?”尤长靖有些疑惑。

陈立农举起手指悬空描画了几笔,说:“长靖,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喊名字,尤长靖却莫名其妙红了脸,掩饰般的拿歌词扇了扇,赶着大家开始排练。

 

长得好看的学弟就可以犯规吗。

尤长靖有些纳闷。

 

 

*

这次陈立农拿到的歌是《我怀念的》,四个人只有他一个是大一新生,说紧张也是不可避免的,但更多的是激动。

 

尤长靖真不愧是排练室的尤老师,兢兢业业的带着大家一起练习。陈立农是个聪明的男孩,有些关于唱歌的技巧尤长靖教了他一遍他就明白,明明上一秒还在傻乎乎的笑,下一秒音乐响起就进入了感情。

 

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每次听陈立农唱歌,自己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

 

排练的时候尤长靖站在陈立农旁边,抬头看着正在擦汗的男孩,心想学弟这个身高合理吗,下一秒被突然出现的脸给吓一跳。

 

“长靖你在想什么?”

 

尤长靖早就对这个称呼表示默认,只不过学弟的脸太近了,好像能从他的眼睛中看见自己。

 

“没有啦,我在想你为什么这么高。”尤长靖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我也没有什么秘诀欸。”陈立农也跟着他靠近一步,“大概是每天都喝牛奶吧。”

 

尤老师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因为身高的原因学弟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白皙的脖颈就在面前。连上台都很淡定的尤老师第一次紧张的手足无措。

 

“不过你要喝这个吗?”陈立农不知道从哪摸出一瓶草莓牛奶,没由得尤长靖拒绝,就塞进了他的手里。

 

学弟潇洒的转过身去,在背后比了个“耶”。

“睡前喝了今晚不要梦见我哦。”

 

“才不会嘞!!!”尤长靖朝他喊着,却握紧了手心里那瓶牛奶。

 

 

*

演出很成功,尤长靖的高音惊艳了观众,而第一次上台的陈立农也颇受好评,学校的告白墙被刷了好几天的屏。

 

尤长靖晚上趴在床上,给陈立农一一截图来找他要联系方式的学姐们。

 

“你看我们的《我怀念的》这么火了,你以后会怀念我们的我怀念的吗?”发完他自己都笑了,转来转去他自己都有些晕。

 

那边正在输入状态过了好久,尤长靖才收到回复。

是一句没头没尾的“我会怀念你”,尤长靖告诉自己不过是学弟一句话没发完,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却没再收到下文。

 

他多少是喜欢陈立农的。

第二次遇见听陈立农唱歌,让他又想起那个炎热的午后,他坐在楼梯上,低头看着一遍遍对墙壁唱歌的男孩。好像那么一瞬间,蝉鸣也不见了,嘈杂也消失了,整个世界只剩下男孩的笑容和歌声。

 

跟陈立农的相处是无比契合的,明明自己比他大了两届,却像是同龄人一样聊着相同的话题。不得不说陈立农的靠近让他有些慌张,但更多的是侥幸的甜蜜。

 

好像再靠近一步,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们俩了一样。

 

尤长靖盯着那句“我会怀念你”出神,唱遍情歌的尤老师,突然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情。

 

他失眠了,草莓牛奶也能让他睡着。

 

 

*

有人喜欢就会有人嫉妒,这是不可避免的。

 

不知道谁发出第一条闲言碎语,跟着就有人开始议论,一开始无非是陈立农作为新生有那么好的机会是走了哪里的后门,到后来家里的事情被造谣。

 

难听的声音越来越多,走到人多的地方也有人议论纷纷。

 

尤长靖看着日益消沉的陈立农,想了想拉着他双双翘掉了课。

 

“学长带着学弟逃课哦。”陈立农倚在栏杆上,嘴里吐槽着,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尤长靖把拎着的袋子塞进陈立农怀里:“请你喝啦!”

里面是十几瓶草莓牛奶甜味牛奶。

 

“谢谢学长啦。”

 

他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嘴角努力了几秒钟还是垂了下来。

 

“你不要这么笑了好不好。”尤长靖说道。

他伸出手,用手掌盖住了男孩的眼睛,又重复道:“你不要这样笑了。”

 

陈立农也伸出手来,抓住尤长靖的手腕。

“我知道不被喜欢是正常的事情,可是我就是没办法不在意。”男孩子一字一顿的说道,语气里再没有了平时的活力。

 

尤长靖没再回应,男孩也没再开口。两个人维持这个别扭的姿势好一会,陈立农才放开了尤长靖的手。

 

男孩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大哭一场,手拿下来的时候还是那个标示的甜美笑容。

        

但尤长靖掌心里的炙热却提醒着他,他离陈立农的心又近了一分。

 

 

*

陈立农的恢复能力比尤长靖想象中的强大很多,没几天又变回了那个黏在他身边喊着“长靖长靖”的男孩。

 

男孩有意无意的肢体接触告诉他不能再这么放任自己的感情肆意下去了。

不就是告白吗!成功了算是幸运,不成功就当是唱了首没回应的情歌。

 

又一次在宿舍门禁之前,陈立农和尤长靖在学校里漫无目的的走着。男孩自然的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农农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尤长靖问道。

 

陈立农偏着头看他,一脸疑惑的样子。

 

“就是你在下面练歌,我在楼梯上看到你那次。”

 

 “啊,我知道了。” 男孩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又摇摇头,“可是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哦。”

 

陈立农加重了揽着尤长靖的力度,继续回忆道:“我刚来学校的时候有偷偷溜进排练室欸,当时正好是你在台上唱歌。”

 

他试着哼了两句尤长靖那天唱的歌,却想不起来歌词,男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当时就想这个学长唱歌也太好听了吧,人也好可爱。如果能和他认识就好了。”陈立农补充道。

 

“那你现在不只是认识学长了 ,学长还想问你想不想跟他谈恋爱嘞。”尤长靖朝他眨了眨眼睛。

 

“啊,我知道了!”陈立农没有立马回应,而是缓缓开口唱起了那首尤长靖唱过的歌。

 

“我有多么的喜欢活在你心上,一定是你也喜欢放我在心上。”

 

然后陈立农伸出了左手,牵住了尤长靖的右手。

 

“这首歌以后只能对我唱哦。”男孩说道。


————————

end


我可以求个评论吗!!

这首歌当时单曲了好久呀 

今天的我又在为他俩流泪


评论 ( 7 )
热度 ( 82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