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农靖/奶尤农汤】怯

🤦‍♀️在备忘录里待了好久 不知道原本要写什么
无关真人 巨ooc



*
陈立农没想过尤长靖会来。

男团解散之后,他们每个人都踏上了新的旅程,行程安排一点不少,空闲时间也寥寥无几。

本来热闹的微信群最近也没什么消息。无非是队长时不时问一句大家好吗,小朋友们再发个最近看过的段子。

一年以来,每个人都在向着自己的目标努力。陈立农闲下来的时候会听一听别人的歌,高兴了分享到朋友圈,配上一句“很酷哦”。

也不知道那晚是谁提议,解散快一年了,不如我们挑个时间聚一下。

微信群里突然沉默了一会,陈立农转头跟助理确认最近的行程,回来发现大家不约而同的报上了自己的时间安排。

雷厉风行的男孩子们很快决定了时间地点,微信群又热闹了起来,陈立农听着范丞丞和Justin吵嘴的语音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后来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即将重聚的快乐也没能让他忽视,尤长靖一直没有出现的这个事实。

小鬼私聊敲了敲他,说尤老师这段时间因为专辑闭关,我们谁也没联系上他。

陈立农简单的回了句“嗯”,尤长靖不出现的理由就算有一百个,跟他有关的那一个概率也会是最低的。他心里清楚的很,但还是固执想跟对方多少扯上一点关系。

跟尤长靖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久到陈立农都快要忘记了上一次告别时他说了什么。

“我们会在更大的舞台相遇。”

他隐约还记得这么一句。本来在一百个人,甚至几百个人相遇就很难了,更何况是我们离开对方的生活,再相遇的可能性。

*
在北京待了这么几年也没能逃过堵车,陈立农赶到约定地点的时候已经晚了二十分钟,他揉了揉太阳穴想着这帮兄弟估计是不会放过他。

站在门口,听着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像是回到大家住在一个家里面,整天放着音乐一起唱歌跳舞的日子。

陈立农整理一下衣服,也整理了自己的笑容。

“Hi~”他推门进去,眯起眼睛来双手合十跟兄弟们道歉,最后目光落在了窝在角落也笑着看他的人身上。

尤长靖瘦了一些,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形的金属眼镜,衬衫扣子系到倒数第三颗,甚至能隐约看到漂亮的锁骨。

陈立农轻咳两声,强迫自己回归正常的表情,跟大家一一打起招呼。

最后目光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那句熟络的“长靖”含在嗓子里,陈立农试图让自己别去回想那些过去,但一看见那人亮晶晶的眼睛,躲在玻璃杯的后面,回忆就像杯子里的气泡,全都浮出了水面。

有谁打趣的问了句:“尤老师不是闭关吗,怎么今天出来了。”

“想大家了,还是要见面的嘛。”尤长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跟着大家进入了下一个话题。

其实陈立农有冲动问一句这个“我们”究竟包不包括他,和尤长靖之间的尴尬气氛他无法忍受,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始至终,他对尤长靖的任何事情,都无能为力。


*
从出厂到解散,陈立农也没捋清楚他和尤长靖之间的关系。在外人面前亲密无间是没错,但他心里总转着些别的小心思,他明白尤长靖也清楚得很,他们之间没那么单纯的只是队友朋友关系,但到最后告别了也没得出个答案。

陈立农很喜欢黏在尤长靖身边,跟他在一起总是自在又舒服,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调侃,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敛。

他总是自称团里的“反套路王”,同样精明又机灵,可一碰上尤长靖的事,大脑就从当机到空白一气呵成。

刚刚解散没有多久的时候,小鬼有来问过他,自己和尤长靖之间的问题解决了没有。

“哪有什么问题。”陈立农记得自己是这么回复的,但心里清楚得很,他连问题的缘由都不知道,何谈解决。

大家各奔东西的日子里陈立农有想过尤长靖,但时间和别扭的气氛让两个人逐渐疏远了些,最后聊天内容还停留在要不要一起点个宵夜。

他实在想不透尤长靖的若即若离来自哪里,明明还可以一起唱歌一起训练一起跑步,偏偏两个人之间夹杂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陈立农想了很久,最后只能用一个词来解释。

暧昧。
他和尤长靖之间的暧昧气氛,肢体触碰和眼神交汇,都在一字一句的告诉他,他喜欢上了尤长靖。

心理年龄再成熟也无法控制感情上的考验,考虑和纠结一下子全都涌进来,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他想去面对这一切,可逃避才是最好的办法。

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又逃回了这个名叫“尤长靖”的圈里。

他想,既然逃不出去,不然就永远困在这里。


*
饭局结束之后,陈立农落在队伍的末端,看着前面低头走路的尤长靖,心想究竟要怎么开口。

不知道是谁使了个眼神,大家纷纷找了点无关痛痒的小借口溜掉,等他回过神来,尤长靖正站在前面等他。

“诶你很慢哦。”前面的人忍不住笑起来吐槽。

陈立农加快了步伐,走到尤长靖身边,酝酿了几次也没回到以前肆无忌惮的把自己挂在对方身上的姿势。

“农农,你会怪我吗?”尤长靖先开了口。
“为什么……”陈立农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对方却固执的一直盯着地面。

“怪我一直没怎么跟你联系……”尤长靖声音慢慢小了下来。

“不会啊怎么会嘛,我知道你忙呀。”陈立农努力的摆了摆手。

“可是我真的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立农觉得面前的人身形有些颤抖。

“农农你知道吗,当初我来参加节目,只是希望可以被认可,唱歌可以被听到。但慢慢的,认识了你之后,我变得特别贪心,好像明明只有一小块蛋糕是属于我的,我却想要那整一个蛋糕。”

“我看见你在慢慢成长,在舞台上也好,在私底下也好。”

他想他无比感恩他们的相遇相识,总有不可抗力让目光莫名交汇,甚至心灵相通。却又在对方的快速成长中挣扎,好像自己想要的那个世界,永远都是过去时。

尤长靖突如其来的交心让陈立农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像以前那样,手忙脚乱的揽着他的肩,一下一下抚摸他的背。

“我真的会害怕,害怕你长大,害怕你发现我也没有那么好,害怕你这个世界的真面目被你知道,也害怕和你分开。”

陈立农没有料到在自己对这份感情模棱两可的时候,尤长靖已经考虑过这么多。

有时候感情这东西,没来由的让你担惊受怕,也没来由的让你充满勇气。陈立农想,如果尤长靖是前者,那他就做那个往前一步的后者。

陈立农加重了拥抱的力道,开口说道:“你永远在我心里是最好的,蛋糕也都是你的,我也会是你的。”

“长靖,我喜欢你。”
“也对不起,我荒废了这么久的感情,现在才开口告诉你。”

怀里的人听到这句话抬起了头,漂亮的眼睛里浮上一层水雾。

“所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把那段时间找回来啊。”陈立农换上了笑容,学着之前玩过的破音腔调,喊着他的名字,“嗯?长~靖~”

“诶你很烂nei!”尤长靖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握住了朝他伸过来的手。


*
在这条未知的路上,不论是谁都有过笑也流过泪,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走去。

所幸我是带着梦想而来,也带着爱继续前行。

——————

或许我可以get和我一起嗑的xjm吗?

评论 ( 9 )
热度 ( 126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