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洋农】模特

搞完就跑 无关真人

模特洋x歌手农 巨型ooc


模特

*
除了光以外,我还能看见什么

*
木子洋看着空下来的一整天行程,突然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因为什么不可抗力第二场秀临时取消,小懂事起了个大早却扑了个空,起床气笼罩着整个房间,连身经百战的经纪人都躲在门后不敢靠近。

木子洋眯着眼睛去洗了脸,才找回一点点清醒的感觉,再怎么说也不能浪费公费旅游的机会。

“那我今天还能有什么安排?”睡醒了的大魔王对着经纪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不要害怕。

“周围的景点被我们逛遍了,洋哥。”经纪人不知道从哪掏出两张票来,“但是今天刚好有个中国歌手在附近开演唱会,你有兴趣吗?”

木子洋接过票看了看,陈立农这个名字他不太熟,最近的接触也是偶然瞥到的微博热搜。木子洋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只好乖巧的做个小懂事。

*
在车上的时候经纪人故意放了陈立农挺火的几首歌,木子洋也多少听过,也跟着哼了几句。

“这孩子挺努力的。”经纪人看了眼正望向窗外的木子洋,自顾自继续说道,“刚出道那会说什么的都有,他也才17岁,倒是一咬牙扛了下来,坚持到现在。”

木子洋含糊的“嗯”了一声,虽说行业不同,这种被陌生人指责谩骂的痛苦他也经历过,多少有些感同身受。

他偏头看了眼经纪人的手机,陈立农的专辑封面是他笑得开心的一张照片,穿着鹅黄色毛衣捧着一束小雏菊,怎么看也是无忧无虑的小孩子模样,不该承受远超于他能力的非议。

“还不错吧。”经纪人说。
“嗯……比我差点。”木子洋坏笑着回答。

*
木子洋压低了帽子,坐在一群举着粉色灯牌欢呼尖叫的女孩中间。

舞台上只有一束追光,男孩子站在中间闭着眼睛握着话筒,清唱了一小段,歌词是对粉丝的感谢。紧接着男孩睁开了眼睛,对着台下微笑比心,软软的台湾腔一个劲道谢。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能来。”

木子洋突然有了一种想保护这个男孩的冲动,拥有这种干净笑容的男孩该在美好中长大,可他却接受着没来由的伤害。

“真的很可爱啊。”旁边的经纪人感叹道。
木子洋捂着嘴巴轻咳一声,那句肯定混在少女们的尖叫声中,他自己也找不到了。

后来木子洋觉得自己还是错了。

音乐响起,陈立农换掉了自己的萌系小衬衫,穿上了红色的风衣,刘海也被梳到了一边,刚才邻家男孩的模样好像是个错觉。

这个男孩根本不需要别人保护,他早已跟舞台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无所谓任何的言语,只要他站在这里,他就无所畏惧。

整场演唱会木子洋看得异常认真,其实更好的更炸的舞台他也看得多,偏偏那么几首歌几个样子就在他心里转啊转,怎么也停不下来了。

木子洋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关注了陈立农。

第二天早上木子洋才看到这条消息:@陈立农已经成为您的新好友。

*
再次遇见陈立农是在半年以后了。

木子洋正在化妆等着接受采访,陈立农便推门进了房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走错了地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农农?”木子洋下意识喊了一句。

陈立农的自我介绍总会带上一句“你们可以叫我农农”,搞得私下里不论熟或者不熟都这么称呼他。

“洋哥……吗?”陈立农没有带眼镜,靠近了两步才试探性的回应了这个招呼,想起半年以前这个隔壁圈的人气王关注自己的事情。

没能多聊上两句,陈立农就被出门找孩子的经纪人给带了回去。木子洋路过隔壁化妆间的时候听到陈立农的笑声,没来由的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
结束采访之后木子洋推开化妆间的门,发现陈立农正坐在里面,随意的翻着桌子上的杂志。

“农农你又走错路了吗?”木子洋问道。
陈立农对着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回答:“我接下来没工作啦,趁着经纪人不注意偷偷跑出来了。”

木子洋忍不住笑了,伸手揉了揉陈立农的头发。陈立农又恢复了厚厚的刘海,配上笑容太像乖巧的小朋友。

事实上木子洋也直截了当的用了这个亲昵的称呼,说道:“那小朋友在这里是干什么啊?”

“我在等你诶洋哥。”陈立农抬头看他,一脸认真。

“你也要签名吗?”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木子洋还是皮了一下。

“洋哥上次不是来看我演唱会吗?”陈立农朝他眨了眨眼,木子洋觉得像极了隔壁那只撒娇换小鱼干的猫。

“你怎么知道的?”木子洋挨着他坐了下来。
“因为你那天突然关注我啊。我们可是一点联系都没有诶,后来我去查了一下你的行程,发现我们在一个城市。”陈立农边说边点头,翘起的小呆毛也跟着晃啊晃。

“所以我就猜到了。怎么样,是不是很腻害!”陈立农笑眯眯的看着木子洋。

这孩子有着超乎他年龄的成熟。第一眼看上去懵懵的人畜无害小孩样子,心里却明镜似的什么都明白。

“那小机灵鬼,接下来要做什么呢?”木子洋勾起嘴角,问道。

*
被陈立农搞得神秘兮兮的活动不过是他执意请木子洋吃了顿饭。男孩看了看自己面前用高脚杯装着的草莓牛奶,又看了看木子洋端在手里的红酒,有些不满。

“我早就成年了诶。”陈立农嘟起嘴巴。
“看上去不像成年人都不可以喝酒。”木子洋一本正经回答他,试图用酒杯遮住控制不了的笑意。

这顿饭的气氛太让人满意了,木子洋偷偷在心里打了100分。懂得的梗陈立农会牢牢接住,顺着他有趣的延伸下去,不懂的话会一副懵懂的小孩表情,搞得木子洋想努力多扯上两句。

刚交换了微信陈立农就被赶来的经纪人给抓了回去,隔着车窗他朝着木子洋挥了挥手。

木子洋没看清他的表情,但总觉得他是笑着的。

*
有了联系方式之后两个人终于找到了熟络起来的最快方法,今天有什么好笑的新闻我分享给你,明天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你讲给我听。

明明是两个因为满满当当行程忙的不可开交的人,聊起天来却像高中课间咬耳朵的前后桌同学。

木子洋时不时会收到陈立农发来的语音,糯糯的台湾腔怎么也带着点撒娇的味道。

这天木子洋收工后还没来得及换下衣服,陈立农的消息就来了。

是木子洋刚刚在T台上的照片。

拍照的角度像是舞台的侧面,刚好头顶的光不偏不倚的落在木子洋脸上。

“很好看是不是!”
“我太会拍照啦”

木子洋还没能考虑完全,脚步就先行动了起来。

观众已经散场了,只剩下零星的几个收拾后续的工作人员。整个现场灰蒙蒙的,没了刚才光鲜亮丽的样子。

有认识他的朋友看他一副失落的样子,走上来询问。

木子洋摆了摆手,扯着笑给小朋友回了一句“是因为我怎么拍都好看吧”。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过你审美不错哦。

他不止没找到闯进来的小朋友,然后连着自己的心一块儿丢了。

*
陈立农的巡回演唱会到了最后一站,地点刚好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不论是粉丝主办方到他自己,都对这次演唱会极其重视。陈立农不是待在录音棚就是在练习室,每次彩排都做到最好。

木子洋早早买了票说要去支持,被陈立农一句“谢谢洋哥”给萌到傻笑,无所谓自己什么男模的高冷形象。

“走到这里,不容易吧。”木子洋想起第一次吃饭的时候,他这么问过陈立农。

那孩子明明待在暴风中心,却仍是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眼神里满是坚定,随后摇了摇头。

木子洋觉得,他过了二十多年透彻的生活,偏偏遇见陈立农之后多了疑问和迷茫。好像许多心情都没有原因,无法发掘的来源,无法探究的缘由。

可透彻如他,心里早就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
陈立农站在台上,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舞台上只有他和中央的立麦。

有那么一瞬间,木子洋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偶然得到假期的那天,他也是这么站在台下,看被一道光笼罩的陈立农。

音乐响起,全场都默契的安静下来。然后他听到陈立农的声音,像是在追问自己。

除了光以外,我还能看见什么。

像是酒的辣味中突然掺进香甜的草莓牛奶,他没法否认,是他亲自打开了自己的世界,欢迎陈立农的到来。

木子洋跑到后台,在陈立农回来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可能是最近我们最后一次在这里遇见了,不然握个手吧。”木子洋说。

陈立农跟他一样玩性大起,不安分的手伸过去又收回来,换了好几个姿势。木子洋也跟着他幼稚的一起胡闹。但是最后牵着小朋友的,一定是自己。

木子洋眼疾手快的握住陈立农的手,笑着晃了晃,说你刚才唱的有一点不对。

“哪里哦?”陈立农捏了捏他的手。

“除了光以外,我还看见你。”


————
end

yn真好吃啊呜呜呜

评论 ( 16 )
热度 ( 98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