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农靖/奶尤农汤】Can’t stop (下)

无关真人 无关真人
时间线混乱 
脑洞来源于如果一个崽崽喊nn哥哥但是喊小尤爹地
觉得莫名可爱 巨型ooc

前文戳 http://yulei464.lofter.com/post/1e618e71_12c5a71d


*


尤长靖看着wechat里许久不联系的人发来一句“好啊”搞得焦头烂额,回头发现罪魁祸首正顶着小碗贴着墙角罚站,又忍不住笑了。


“挞挞。”尤长靖朝小孩招了招手。


小孩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从牙缝里憋出一句“爹地我错了”。


尤老师决定放弃这个罚站反思的方法,自己心太软了,多坚持五秒都是个难题。


“我问你,偷玩我手机也就罢了,为什么还给这个哥哥发语音?”尤长靖把手机摊到小孩面前。


本来遇见陈立农之后,尤长靖的心跳就一个劲加速没冷静过,寒暄了两句之后拉着小孩仓皇逃跑。


他曾经固执的把陈立农留在那个下午的音乐教室,那是最美好的相遇。纵然往后他们的甜蜜日常单拉出来每一件事都是偶像剧的典范,但都随之把更难过的回忆一同放在眼前。


但现在尤长靖发现自己错了,陈立农的身影在他心里早就从那间音乐教室破门而出,从过去到现在,直到他又见到那个人,才知道他有意无意的总在想起陈立农。


那个大男孩少了点当初的稚嫩,笑起来也不是傻乎乎的,多了些属于男人的魅力,甚至还有一点点性感。


尤长靖突然想起陈立农在学校的晚会上跳舞,前面乖巧的刘海被打了发胶梳了一半上去,穿着带着红色边的西装和擦得发亮的皮鞋。


周围女生在尖叫着喊他的名字,陈立农对着台下他的方向比了个心。尤长靖当时在想,这个男孩子长大,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可他没有在自己身边长大。

该来的还是要来,更何况他早就对这份想念没了忍耐。


挞挞趁着他洗澡的时候,翻了通讯录找到了陈立农的头像,给他发了语音消息。尤长靖看了哭笑不得,不知道陈立农会不会被自己吓到,一个以为永远不会联系的人,突然发来了一条语音。


“哥哥我是挞挞,你还记得我吗?”

“可不可以发语音啊,我还不太认字。”

“哥哥我很喜欢你哦,第一眼就喜欢。”

“偷偷告诉你哦,爹地也很喜欢你,他一提起你就会笑诶。”


尤长靖一条条听下来,觉得额头上三根黑线越来越粗。他犹豫了好一会,点开了陈立农的那条语音。


“谢谢挞挞,你也很可爱啊。我也很喜欢你,很喜欢你爹地哦。”

是他标志性的可爱腔调。


“干嘛要骗小孩子啦。”尤长靖小声吐槽道。


“今天下午哥哥会来幼儿园接我哦。”挞挞嘴里还含着牙膏沫,迫不及待的探出头来告诉尤长靖。


“诶你这样爹地真的很没面子啦。”尤长靖举双手表示认输。

“为什么啦,爹地你不是很想见他吗?”挞挞歪着头问道。


是这样没错。

尤长靖低下头,他从再次和陈立农相遇之后就忍不住再跟他见面,没想到挞挞先帮他实现了这个愿望。


好像分开之后刻意压抑的那些心思都挣脱了束缚,在他心里横冲直撞的,都朝着写着“陈立农”的终点狂奔而去。



*

尤长靖赶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陈立农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他穿了件格子衬衣,倚在墙上有些无聊的看着手机。


“农农?”尤长靖喊他。


陈立农听见声音,收了手机对尤长靖笑了,还是像之前的那个笑容,眼睛弯成一条缝,对着他招了招手。


尤长靖觉得自己又想几年前一样,心里的那个小人“biu~”的一下就被击中了,捂着心口说他真的好可爱。


他也试着回了一个笑,安抚着自己狂跳的心,故作镇定的对陈立农说走吧。


挞挞老远就看见了陈立农,背着书包蹭了三下,一个劲喊着“哥哥哥哥”。


“见到他就不要爹地了吗?”尤长靖装作一副受伤难过的样子。

“不是啦,可是哥哥真的好可爱。”小孩子一本正经的回答。


“可是我觉得你爹地更可爱哦。”陈立农蹲下来对挞挞说道,也一字不落的进了尤长靖的耳朵里。


尤长靖摸了摸自己有点发热的耳朵,清清嗓子戳破了周围的粉红泡泡。



*


小孩明天不需要再去幼儿园,得到了可以去儿童乐园玩的一个小奖励。


尤长靖买完门票后还带了两瓶草莓牛奶,一瓶放进挞挞的包里,一瓶握在手里半天才交给陈立农。


“你还记得啊。”陈立农接过草莓牛奶,脸上是没法掩饰的开心。

尤长靖有些不自然的看向别处,却也躲不过陈立农灼热的的目光。


“挞挞的妈妈呢?”沉默了一会,陈立农问道。


尤长靖摇摇头,说挞挞是领养的。他坚强了这么久,却在这个小他几岁的男孩面前突然变得委屈,告诉陈立农分开那段时间他真的过得不太好,还好有挞挞来安慰他。


陈立农没预料到他的坦诚,压住了心底想拥抱他的冲动,而是抬起手捏了捏他的肩膀。


内心的难过和兴奋交杂在一起,陈立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本以为能够再次和尤长靖相遇已经足够幸运了,更何况是像这样坐在一起听着尤长靖对他倾诉。


几分钟前他和挞挞站在原地等去买票的尤长靖,看见挞挞的小书包上挂着名牌,上面写得是“尤礼”。


“挞挞的大名很好听。”陈立农说道。


尤长靖却有一种秘密被戳破的感觉,摆着手解释因为挞挞是他的礼物,才不是因为谐音。


“好啦,我知道啦。”陈立农憋着笑说道。

“诶你这样真的很烂。”尤长靖戳了一下他的腰。


气氛变得好了一些,尤长靖跟陈立农讲着一些挞挞有意思的事,笑到没法抑制的时候还会靠在他的肩膀上。


他在梦里有一百种和尤长靖相遇的画面,却没有一种比现在美好。



*

挞挞玩累了,趴在陈立农背上睡着了。


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在后面,说这孩子平常很听话,不知道为什么单单会对陈立农这样。


“没有啦,我很开心。”陈立农偏着头看旁边的尤长靖,棕色的小卷毛一晃一晃,特别可爱。



尤长靖从挞挞的卧室出来的时候,发现陈立农正在看他放在电视机旁边的相片。


大部分都是他和挞挞的合照,涂得花里胡哨的卡纸相框出自小朋友之手。在众多合照后面,陈立农还是发现了自己。


那张是他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尤长靖推了所有的事情来听他唱歌,说到底也要感谢那天下午的尤老师课堂,他不但不紧张,而且情感也刚刚好。


“诶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尤长靖装作没事人一样不敢看他。


“长靖,我跟以前不一样了。”陈立农一字一顿的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尤长靖低下了头。从再相遇的第一眼,他就明白了。陈立农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在钢琴前坐着笑得灿烂的男孩,跟自己分开之后他也在快速的长大。


“但是你一出现,我就被打回原形了诶。”陈立农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


尤长靖觉得时间又把他拉回了那天下午,带着在一起这几年的甜蜜和分开的难过,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他心里隐藏那么久的爱意,就这样全盘托出了。


陈立农朝他一步步走来,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


“长靖,我现在想对你做一件事,你能不能闭上眼睛,等我数三个数。”陈立农觉得自己的声音没来由的颤抖。


“你这招要玩几次啊。”


尤长靖笑了,看着因为这句话局促不安的陈立农,握紧了拳头,嘴里轻轻念着。


“一……”尤长靖凑了上去,借着垫脚的高度扶住陈立农的肩膀,亲了亲他的左脸。


大男孩愣了几秒之后惊喜的叫出了声,拉住对方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一鼓作气把尤长靖公主抱起来转了几圈。


他失而复得的礼物,是他最甜的小宝贝。



*

后来挞挞一脸“我知道了”的表情看着陈立农把自己的东西搬进家里,凑过去问尤长靖是不是不能再喊农农哥哥了。


尤长靖揉揉挞挞的头发,看着正忙活的满头大汗还要对他笑的陈立农。


“是哦,农农终于又成为我们的家人啦。”


end

第一次写他俩的同人T^T觉得自己还能再嗑一百年

这两个人也太可爱了吧!!

谢谢所有的小心心和评论 👌nynt女孩不会认输的


评论 ( 11 )
热度 ( 115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