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农靖/奶尤农汤】Can’t stop (上)

无关真人 无关真人
时间线混乱
脑洞来源于如果一个崽崽喊nn哥哥但是喊小尤爹地
觉得莫名可爱 巨型ooc


*
陈立农坐在M记里开始解决他的午餐。
如果不是最近工作太忙,他是不会来这里的。当初要监督减肥自己也就跟着不碰这些东西,时间久了便养成了习惯。

习惯还挺可怕的。

差不多该回去把剩下的工作弄完,陈立农看着盘子里没吃完的炸鸡,有些犯愁。

“哥哥,你不吃了吗?”有孩子的声音传来,他低下头看见一个顶着小卷毛的孩子。

小孩子歪着头,眼神却停留在那份炸鸡上。

陈立农觉得好笑,伸出手了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发,问他要吃吗。

“不……不吃。”那孩子摇摇头,试图把马上要流出来的口水藏起来,“爹地说吃炸的不好。”

陈立农听到他说这话,笑得眼睛弯弯的,俯下身子说道:“这么听爹地话呀。”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这孩子也就三四岁的样子,身边却没有大人跟着。

“那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啊。”陈立农朝他伸手,“我带你去找爹地吧。”
那孩子也不抗拒,乖乖的握住了陈立农的手,眼睛倒还停留在那份炸鸡上。


“挞挞!”

小孩听到喊声,下意识往陈立农身后躲了躲,最后还是皱着小眉头,乖乖的朝着那边招手。

“爹地,我在这里啦。”挞挞的手拽着陈立农的衣服,有些害怕的样子。

“我一秒看不住你你就乱跑!”男人顶着跟挞挞如出一辙的头毛,虽然有些生气,但声音还是软软的。

陈立农本想帮小孩多说两句话,看清来人之后便愣住了。

“长靖?”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男人听到有些熟悉的声音,也抬起头。

“农农……”


*
陈立农是因为一首歌认识尤长靖的。

那时候他报名了歌手大赛,一首歌翻来覆去唱也没找到该有的感觉,干脆翘了下午的课偷偷跑来音乐教室练习。

走廊里就有钢琴声在回荡,他停下脚步认真听着,发现曲子正是自己选的歌,中间还夹杂着小声的跟唱。

陈立农加快了脚步,一把推开音乐教室的门。

正在弹钢琴的人似乎也被他吓了一跳,慌乱的整理着陈立农昨天落在这里的乐谱。

看对方顶着棕色的小卷毛,眼睛亮晶晶的。陈立农便松了一口气,进了教室开始打招呼。

他指了指自己的乐谱,问道:“你也是参加歌手大赛的吗?”

对方反省了一下,立马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说我不是哦,我是来玩的。

“那你也翘课了哦……”陈立农点点头,挨着他坐了下来。

对方看了眼乐谱右上角写的名字,歪着头问你是陈立农吗。

“对啦,我叫陈立农。他们都喊我农农。”陈立农乖乖的回答道。
“你好农农,我叫尤长靖。”他转了转眼珠,“就是有长进的那个尤长靖啦。”

陈立农偷偷在心里默写了一下他的名字。

“你要唱这个吗?”尤长靖用乐谱遮住一半的脸问他。
被可爱到的陈立农机械的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可是我找不到感觉诶。”陈立农有些懊恼的揉揉头发。

“你要把自己带进那个情绪里啦。”尤长靖说完之后开始弹琴,试着跟着唱了唱。
他的声音很细腻,很有感情,高音又稳又震撼。一会儿像他,一会儿又不太像他了。

陈立农倒是没有把自己放进情景剧里的本事,但多少也找到了些感觉。他坐在尤长靖旁边,偏过头看他。

“你看我干什么啦,看歌词!”尤长靖停下弹琴的手,给了陈立农一个暴栗。

他捂着头,却和尤长靖相视之后哈哈笑了起来。

“你哪个班啊,我怎么没见过你。”练完歌之后,陈立农问道。
尤长靖露出不太好意思的笑容,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其实我早就毕业啦,今天下午偷偷溜进来玩的,结果就遇见你了。”
“啊我还以为你是学弟诶!”

“不是啦,其实我才16岁哦,我跳级啦。”看着陈立农半信半疑的表情,尤长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你真的很好骗诶。”

陈立农站在音乐教室门口玩着那把锁,尤长靖催他快一点自己要赶回去啦。

“那我们还会见面吗?”他问。
“估计没有机会了吧。”尤长靖皱着眉头说道。
“这样啊……”陈立农把锁挂了上去,迟迟没有合上。

“但机会是人创造的呀。”尤长靖握住陈立农的手,扣上了那把锁,朝着他眨眨眼睛。


*
尤长靖遇见挞挞的那天,刚好是他和陈立农分手一周年的日子。

那天是平安夜,整个城市都热闹的很。他和陈立农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偷勾着手,又在矛盾爆发之后背道而驰。

记忆里那段争吵都变得有些模糊了,明明两个那么温柔的人,生起气来却都倔得可怕。
一个想放弃更好的一条路待在对方身边,另一个却想着在不同的路上总会相遇。

“你就那么自信吗?”陈立农低着头小声问道。
“那你对我们不自信吗?”尤长靖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神。

还没来得及说出口“Merry Christmas”,他的手就被甩开了。有细细密密的雪花飘下来,尤长靖就站在原地,热闹非凡的人群里,他一步也动不了。

第二年尤长靖再也不愿意在这个节日往人多的地方走。

在那个地方隔三个街道, 有一座教堂。
他本想假装祈祷自己能早点忘记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却发现了站在教堂门口的挞挞。

那孩子明明脸上脏兮兮的,笑起来却出奇的阳光灿烂。说来他五官跟那个人没有一处一样,但偏偏总让尤长靖想起他。

然后他带那孩子回家。洗澡的时候,那孩子红着眼睛问他:“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生活吗?”

尤长靖试了试水温,一点都不温柔的舀起一小盆水对着他的头浇下来。
“我问好了,明天我带你去办手续。”他拿起毛巾帮小孩擦头发,“还有,你得叫我爹地。”


*
如果尤长靖能预知到因为这孩子他会遇到好久不见的陈立农,不知道当初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挞挞蹬了鞋子坐到沙发上摆弄他的ipad,动画片还没缓冲好,他想起了什么光着脚去找正在厨房忙活的尤长靖。

“爹地,今天那个哥哥是你的朋友吗?”

尤长靖把一盘煎蛋放到挞挞手里,说是啊。

“那爹地,认识那个哥哥让你不开心吗?”挞挞乖乖走到餐桌上坐好,问在对面坐下的尤长靖。

“为什么这么问啊?”
“因为爹地你眼睛要哭了诶。”

尤长靖下意识揉揉眼睛,他向来以乐观开朗著称,却被一个小孩这么形容。

“不是哦,认识他是爹地最开心的事了。”


为了创造机会的尤长靖跟陈立农交换了联系方式,最后想了想把备注一个个删去,改成了“农农”两个字。

陈立农的头像是他一张笑得开心的照片,导致每次尤长靖跟他聊天都会脑补他是笑着的,然后自己也跟着傻乎乎的笑。

他经常在学校门口等陈立农,看着大个子迈着长腿朝他跑过来,竟然真的有了那么一丝丝心动的感觉。

“等很久吗?”陈立农甩了甩粘在头发上的汗。

“没有啦。”尤长靖伸手替他抹掉了快要顺着鼻尖滑下来的那滴,却被陈立农准确的捉住了手腕。

“长靖,我数一二三,对你做一件事,你不要生气。”陈立农一本正经的说道。
“干嘛啦。”尤长靖看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那你数吧。”

“一……”

尤长靖正等着剩下两个数说出口,陈立农却俯下身来,亲了亲他的嘴角。

被突然的攻势搞得猝不及防,尤长靖心里倒是甜兮兮的,推了一把陈立农,别过头去不看他,嘴上还是丝毫不饶过他。

“你数学真的很差诶,不是说好三个数吗。”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23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