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热带雨林

(无关真人)

接到许昕电话的时候,方博刚把泡面的调料包挤好。最近加班时间越来越多,一赶回家累的什么都不想做倒头睡了一会,饿醒了发现存货只有泡面。

他艰难的用一只手拿着便当盖压住了泡面桶,语气不太好的问许昕什么事情。

“心情不好,想找你聊聊。”从听筒传来的不光是许昕的声音,还有一阵阵冷风刮过。
“在哪呢?”方博的语气软了下来。
“你家楼下。”许昕老老实实回答。

方博立马跑到阳台往下看,许昕正靠在自己的车旁边,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

许昕是不会抽烟的,只有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才会点上几根装装样子,好像真像别人说的可以消愁一般。

像是感受到了方博的目光,许昕抬起头看向他的窗户,挂了电话掐灭烟头准备上楼。

方博还惦记着自己的泡面,没数几个数就听见敲门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声他的名字。

“怎么了?”方博递过去一听可乐,这个时候啤酒好像更应景些,但他总觉得甜一点的东西会让人心情变好。
“被人甩了。”许昕的语气轻描淡写,像是在讨论电影剧情一般。

“得了吧,你哪是谈过啊。”方博走到餐桌旁搅了搅自己的泡面,摸摸肚子又回到客厅继续跟许昕聊天。
“博哥也真是了解我。”许昕抓了几个小橘子剥了起来,“今天相亲没逃成功,然后被对方骂了一顿。”

方博心安理得拿着许昕剥好的橘子一整个塞进嘴巴里,追问下去。

“人家说你都老大不小了还像个年轻人一样安定不下来,就算你长得帅,再相几次亲都没用。”
“打住打住,那句长得帅是自己加的吧。”方博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人家姑娘说的没错啊,你自己想想你都多大了。”

“二十八了。”许昕伸出手指头在桌子上来回比划着,“认识你也十年了。”
“所以许大爷您也不是当初浪边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您了。”

许昕把自己面前的小橘子全推给了方博,自己端起可乐喝了一口,二氧化碳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甜味。

“我觉得我被打醒了。”许昕顿了顿,“所以我来找你了。”

听到这句话的方博愣住了,他不是不明白许昕话中的意思,但他宁愿装傻。

“什么意思啊昕哥,找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婚姻介绍所的。”方博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不信你不懂。”可惜许昕下一秒就戳穿了他拙劣的伪装。

回忆突然被翻了个遍,年少时和许昕的梦想和爱情,窝在宿舍床上的接吻和第一次,偷跑出来过的节日,还有无数对未来的幻想。

“你在说什么呢?”方博走到玄关摸了摸许昕的大衣口袋,从里面拿出烟和打火机来。
“没什么不好的,方博。在和你分开后我试图安慰自己这是最好的结局,但今天被人教育一番后我第一个想到的竟然还是你。”许昕走上前去抢过烟和打火机,统统扔进了垃圾桶。

“说真的,你这人很奇怪啊。”方博背对着许昕,身体微微抖动着,“你早他妈不说,我要花这么久忘记你,努力去接受这个朋友的角色,现在你又反悔。”

“过分了吧,许昕。”方博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像是生气对方揭开了他这么多年没痊愈的伤疤,还要把他的秘密公之于众。

许昕还是抱住了方博,不顾他的挣扎和反对。

“你没能忘记我。”许昕轻声说道,“二十岁的时候我就坚信我们会一直走下去,后来越多的阻挠让我怀疑当初的决定,现在我才意识到那时候的我才是对的。”

“别太自信了……”方博感受着许昕的温度和味道,“分开的那段时间,你拿什么赔。”
“你以为我不难过吗?”许昕蹭了蹭方博的后颈,“我爱你,可我又怕在一起你的不开心会变多,所以选择分开。”

回忆一幕一幕的闪过,许昕的温柔从以前到现在好像都没有变过,方博觉得自己的坚定和防线正一同快要崩塌。

“我都赔给你,下半辈子,往后的几十年,全都给你。”许昕松开方博转身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

虽说方博爱打趣许昕阅人无数,但又跟这双眼睛对视后,觉得许昕一点也没变。

骄傲,自信,阳光,又全是对他的温柔。
自己也是,那些属于年少的勇敢,好像全是给了面前这个人了。

与他在青春的跑道上尽情前行,却也想同他在安定的生活里依偎一起。
方博想,再没有比他更贪心的人了,可偏偏老天待他幸运,前半句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实现,后半句正放在他的手心等他握紧。

“妈的,我怎么……就吃你这一套啊。”方博冲上去咬了许昕的嘴唇,却被更温柔的一个吻给包围。


后来那桶泡面和烟,连同他们走不出来的过去,一起被扔进了垃圾桶。

————

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脑子里只有站在楼下抽烟的那个画面……然后就不知所云的写了一点……

不开心的事也,扔进垃圾桶吧。

评论 ( 14 )
热度 ( 134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