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烦恼 共年少

冬天 下雪 被窝和你

(无关真人)

许昕总觉得,冬天的低气温会给方博加两层buff。一层是他那份与生俱来的倔减少50%,另一层是他骨子里的可爱增加50%。

在冬天他总能看到不情不愿却因为怕冷穿的厚厚的方博,比大鹅帽子上的毛毛还要软上几分的头发,举着糖葫芦对着他笑的五岁小孩。

不过叫方博起床难度又增加了许多。

本来他家这位就爱赖床总是睡不够,更何况冬天冷,屋里暖气再足也不如被窝里来的舒服。方博躺在床上哼哼半天,从天气冷不想起一直控诉到小的时候被许昕抢牛奶抢饼干。

许昕站在床边听他黏黏糊糊一顿数落,无奈的笑了笑,心想都是你这小祖宗抢别人零食哪轮得到我抢你的啊。

不过最可爱的还是这位大爷自己饿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在卧室里喊许昕的名字。许昕有的时候也爱使坏,非要装作听不见,最后方博那边急了才慢吞吞的走过去。

“今天早上吃啥啊?”方博边套毛衣边问,因为静电头上还竖起来几根不听话的呆毛。

许昕掏出手机给他看了眼时间,顺手打开相机拍几张方博的这副懵懂样子,说这都几点了还吃早饭。

“你胡说,我都闻到小笼包的味了。”方博挪到床边,跪起来拽住许昕的衣领。

许昕瞧他这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干脆直接低头吻了下去,本想把手伸进衣服里,又觉得会冻到方博,只好肆意的揉了揉后脑勺。

方博被他这么一亲也清醒了,摸摸许昕还没来得及刮掉的小胡茬,笑着喊他许叔叔。

“叫昕哥。”许昕又吻了下去,轻柔而又霸道,从嘴巴到了眼睛。

“还来劲了你。”方博一把推开许昕,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去洗了把脸,就跑到餐厅,拍了拍桌子,“许昕快来吃饭啦!”

得了得了,谁还不是个宠孩子的咋滴。


说比下雪更有意思的应该是看见雪的南方人。
可是许昕比了比正趴在窗台上看雪花的方博,好像他是那个更兴奋的人。

“对下雪的喜爱没有南北之分。”方博郑重其事的对许昕说。
“那也得带上手套。”许昕丝毫不理会方博大眼睛里发射的光芒,一条围巾给他弄的严严实实的。
“许昕我觉得你越来越啰嗦了。”
“架不住有些人越长越幼稚了。”

没工具堆起来的雪人自然没什么美感,偏偏方博还用手指在雪人身上写了“许昕”两个字,说你看没鼻子多像你啊,然后被许昕一个雪球打中。

两个人在小区公园玩的不亦乐乎,隔壁初中生路过看了一眼,丢下一句“无聊”便扬长而去,剩下他俩愣了一会再哈哈大笑。


冬天里因为冷方博总是早早钻进被窝,有的时候还会催着许昕快上床,自己好靠着他取暖。

感受到有软软的头毛蹭着下巴和脖子的许昕笑了,方博有些困意眼睛眯了一半,还是没停下说话。

“人家不都说蟒是冷血动物吗,你咋这么暖和。”方博从被子里冒出头,问道。
“可能因为你需要我吧。”许昕亲了亲方博的额头。
“哪跟哪儿啊。”方博脸红了起来,又钻进被子。

过了好久都安安静静的,许昕以为方博睡着了便伸手关掉了床头灯。

黑暗里他听到他的小爱人轻轻喊了声他的名字。

“许昕,晚安。”
“晚安。”

评论 ( 19 )
热度 ( 203 )

© 鲜芋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